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茶余饭后★>>>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容颜(栀茗/杨宁)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容颜(栀茗/杨宁)
发表日期:2007/11/12 22:52:00 出处:原创 作者:栀茗/杨宁 发布人:12369874124578 已被访问 1435

    再厚实的衣服也挡不住心中的寒冷,再火热的阳光也温暖不了心里的寒酸,再高档的胭脂香粉也遮掩不住岁月的琢磨。
    在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都是因为那张白皙的面容而受嫉妒,王后问魔镜: 
   “告诉我,镜子,告诉我实话!
    全国所有的女人谁最漂亮?
    告诉我她是谁?”
镜子回答说:
    是你,我想这儿是你最漂亮。
    这样的话问了多少遍,公主就有多少次遭遇。当她问魔镜最后一次时,公主将成为王子的新娘了。
    但是王子的新娘比你漂亮得多。
    听到这些话,她又勃然大怒起来,但又无可奈何。嫉妒心与好奇心使她决定去看看这位新娘。当她到达举行婚礼的地方,才知道这新娘不是别人,正是她认为已经死去很久的白雪公主。看到白雪公主,她气得昏了过去,自此便一病不起,不久就在嫉妒、愤恨与痛苦的自我煎熬中死去了。
    她没有从中醒过来,最后赔上了生命,也没有什么可以拯救她,除了她自己。
    或许我们都不会相信,王后仅为了容颜而死去,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她的嫉妒和爱美之心。我们也不得不相信,她的死归功于自己的内心虚荣。我曾经听到这样的话,虚荣是女人最大的缺点。我没有肯定它的真实性,但我也不敢否定。
    再看一段关于女人的容颜。
    她觉得自己本是为了一切精美的和一切豪华的事物而生的,因此不住地感到痛苦。由于自己房屋的寒伧,墙壁的粗糙,家具的陈旧,衣料的庸俗,她非常难过。这一切,在另一个和她同等的妇人心上,也许是不会注意的,然而她却因此伤心,又因此懊恼,那个替她照料琐碎家务的布列塔尼省的小女佣人的样子,使她产生了种种忧苦的遗憾和胡思乱想。她梦想着那些静悄悄的接待室,如何蒙着东方的帏幕,如何点着青铜的高脚灯檠,如何派着两个身穿短裤子的高个儿侍应生听候指使,而热烘烘的空气暖炉使得两个侍应生都在大型的圈椅上打盹。她梦想那些披着古代壁衣的大客厅,那些摆着无从估价的瓷瓶的精美家具;她梦想那些精致而且芬芳的小客厅,自己到了午后五点光景,就可以和亲切的男朋友在那儿闲谈,和那些被妇女界羡慕的并且渴望一顾的知名男子在那儿闲谈。
    然而事实上,她每天吃晚饭的时候,就在那张小圆桌跟前和她的丈夫对面坐下了,桌上盖的白布要三天才换一回,丈夫把那只汤池的盖子一揭开,就用一种高雅的神气说道:
   “哈!好肉汤!世上没有比它更好的……”因此她又梦想那些丰盛精美的筵席了,梦想那些光辉灿烂的银器皿了,梦想那些满绣着仙境般的园林和其间的古装仕女以及古怪飞禽的壁衣了;她梦想那些用名贵的盘子盛着的佳肴美味了,梦想那些在吃着一份肉色粉红的鲈鱼或者一份松鸡翅膀的时候带着朗爽的微笑去细听的情话了。
一共写了玛蒂尔德的七个“梦想”:
   从衣、食、住、行等方面写出了她爱慕虚荣,醉心奢华,渴望过上流社会贵夫人生活的心理。
    舞会部分中的四个“陶醉”:
   一连用了四个陶醉写出了她梦想得到实现、虚荣心得到满足时的狂热兴奋,她欣喜若狂,忘乎所以,简直有些飘飘然了。
    十年艰辛部分中的一个“回想”:
   十年艰辛并没有使玛蒂尔德彻底抛弃虚荣,可见其虚荣心是如何深入骨髓。
    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拯救自己的容颜,可以说是改头换面,当她从中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得太深,而一切只是为了一串假的项链。
    在《权子。顾惜》中耿定向谈到一个《孔雀爱尾》的故事:一只雄孔雀的长尾闪耀着金黄和青翠的颜色,任何画家都难以描绘。它生性忌妒,看见穿着华美的人就追啄他们。孔雀很爱惜自己的尾巴,在山野栖息的时候,总要先选择搁置尾巴的地方才安身。一天下雨,打湿了它的尾巴,捕 就要到来,可是它还是珍惜地回顾自己美丽的长尾,不肯飞走,终于被捉住了。故事隐喻人们为了没有意义的美好理想不惜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和自由。如果把一般毫无价值的东西的追求发展为似乎是美好的愿望时,虚荣心便是自尊心的过分表现,在这个意义上,虚荣心就是表现为可悲的甚至不道德的社会情感,常常使人做出没有理智的不成熟的反社会的行为。虚荣的主要来源于诱惑:
    诱惑没有度,许多人却被提拔到万人之上,一人之下;有人却落入万丈深渊。诱惑没有量,但许多人为之而硕果累累;有人为着而两手空空。诱惑没有色,有人为之而满面春风,有人为之而白发苍苍。诱惑没有味,但许多人为之而百里飘香,有人因此而臭名远扬。他们拿什么来拯救自己的容颜?
    我想这些都是作家刻意刻画的。而现实中有没有这样的事实呢?我们只要留心观察 ,就会看到一些蛛丝马迹。花前月下,我们可以看到那甜蜜的容颜,也可能看到愁眉不展的背影。杯中酒里,我们可以看到灯红酒绿的容颜,也可能看到那展转难眠的憔悴。长亭里,断桥边,我们什么样的容颜都可能看到。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爱慕虚荣,男人大多追求自己的名誉、地位、款子、车子等,女人更多的追求自己的衣着、容貌、老公、房子,尤其当今社会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人们的需求已经不仅仅是为了生存,为了解决温饱,已经不能象老子在《取舍》中所言:“难得之货使人是以圣人之治也,为腹而不为目,故去彼而取此。”因为每个人都不喜欢自己在任何方面比别人落后低一等,一定限度的在道德与法律之内的虚荣心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过分追求小则道德的沦丧,大则走向罪恶的深渊。
    而虚荣是指表面上的光彩,加上心,就是追求表面光彩的心理。虚荣心是对荣誉的一种过分追求,是道德责任感在个人心理上的一种畸形反映,是一种不良的心理品质,其本质是利己主义的情感反映。  当今一种普遍存在的虚荣是指对名的变态追求,更多体现在言行上,在不同的阶层,年龄。染发,抹唇,文身等把我们原本的模样都装扮的五花八门,人不人,鬼不鬼。和西游记里的妖怪差不离,但我发现我们今天已经没有老孙那样的执著和监守真理的心切了。为什么呢?
    难道我们的这个社会就只能造就这样的人吗?也只有这样的面容才能适应当今社会吗?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拿什么来拯救你的容颜。

    见一位化过妆的女友洗面,红的水黑的水蜿蜒而下,仿佛洪水冲刷过水土流失的山峦。那个真实的她,像在蛋壳里窒息得过久的鸡雏,渐渐苏醒过来。我觉得这个眉目清晰的女人,才是我真正的朋友。片刻前被颜色包裹的那个形象,是一个虚伪的陌生人。毕淑敏在[素面朝天]里如是说。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很多时候,人们都爱化妆,更贴切的说,就是爱包装,自己的不足,缺点。都被密封的透不过气,而恰恰是这样做,也就把自己的前途包在了别人的身上,把许多的机遇和祸害转嫁给了另一些人,可很多时候,他们是无辜的。就不说别的。我想杨丽娟与刘德华的这件慌事,不仅引起了影视圈的关注,也轰动了各界,敲醒了那些在痴迷与荒唐中生活的人,追星是一种时尚,但过分追星将是一种泛滥,精神上的失落,文明与真诚的丧失和遗漏,时代的没落。我想看过[红楼梦]的人应有感触。那就是最好的见证。他们拿什么来拯救一个时代的容颜?如果我们这一代也那样的生活下去,我想离大清也不远了,同时,也会有另一个曹雪芹和另一部红楼梦。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回到现实的我们呢?过得塌实一点呢?非要虚情假意,弄虚作假,欺骗别人才能甘心(但我不是肯定所有人都是这样。)。不如撕掉虚伪,才会好过。有人曾经告诉我:我们不是为昨天活着,走今天的路;不是为别人活着,走自己的路;不是为幻想活着,走现实的路。我开始并不赞成他的说法,但后来是自己不理解它的原意。但我也在想,是不是现代的人们更注重他们的容颜。就想关心他们将怎样活下去一样。用什么样的方式活下去,可很多人会选择苟且偷生,或做许多损人利己的事。
一.面具
    儿童的世界里
    没有你便没有乐趣
    成人的世界里
    有了你就有了悲剧
    没有你世界不会完美
    有了你世界不再完美
    当一个人为了某种欲望而不择手段时,便会撕下他的面具。
    《哈姆雷特》中王子的叔叔为了王位可以杀死自己的哥哥;李隆基为了女色,竟然连自己的儿媳妇都可以纳为贵妃;没有曹丕拟胸狭窄,便没有曹植“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的七步诗;没有刘备白帝托孤时的“取而代之”之言,便没有了“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壮志未酬的诸葛亮。试想,当李隆基、刘备撕下他们的假面具时的面目是何等的狰狞。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时,心中便产生了一种罪恶的力量。正如这首诗所言:在成人的世界里,有了这张面具,便多了无数个悲剧,世界因为它而变得不再完美。
    那些不可告人的事竟躲在一张可怕的面具后面,慈禧的垂幕听政;希特勒的大众宣词;杜甫的几次调迁,一生的波折 ,任何事物都是双刃剑他一心报国的的胸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洗刷,直到岁月将他遗忘。

二.上帝关于诚信的通知
活着的人们:
    请你们马上到我所指定的地方开会,我们将对在船上丢掉诚信的事作一个讨论。请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lsj3368
(2007/11/10 10:34:00) [222.84.248.]

从各方面分析了虚荣心是一种不良的心理品质,不错!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飞鹰网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515292121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联系人:广西飞鹰